您當前的位置:首頁>>理論廣角

馬克思主義農業生態思想及其對我國農業發展的啓示

发布日期:2019-11-13          作者:谭清华

馬克思恩格斯所處的時代,人類面臨的農業生態環境問題尚沒有像今天這樣嚴重,他們不可能就農業生態環境問題進行專門而系統的研究,但是在他們的著作中包含了極其豐富且具有前瞻性的農業生態思想。當前我國乃至全球農業發展的現狀,即對土地的掠奪性使用所造成的農業不可持續發展已經不能單純依靠農業科學技術的不斷創新來解決。我們迫切需要一種能夠真正實現可持續發展的農業發展模式,這種新的農業發展模式需要馬克思主義農業生態思想進行科學指導。

一、馬克思主義農業生態思想的基本內涵

(一)從哲學層面上考察,馬克思主義農業生態思想的關鍵在于處理好人與自然之間的關系

馬克思恩格斯農業生態思想內涵豐富,其生命力在于他們對農業生産的考察不僅從農業生産的本身出發,而且從人與自然的關系出發。列甯在馬克思恩格斯對人與自然之間關系認識的基礎上,同樣認爲在農業生産中要處理好農業生産與向土地的返還之間的關系。農業生産不同于工業生産的最主要的特征在于其必須依附于土地,因此,農業生態系統是最典型的人與自然之間實現物質與能量變換的生態系統。雖然馬克思恩格斯對人與自然關系的分析不是專門針對農業生産而言的,但其分析中大量采用了農業生産的實例來說明人類不合理的生産對自然的破壞以及自然對人類不合理生産的報複。因此,馬克思恩格斯農業生態思想中,人與自然之間的關系是最基本、最重要的。馬克思恩格斯農業生態思想中對人與自然關系的論述非常多,這裏主要從以下幾方面進行分析:

首先,人與自然和諧的關鍵在于通過生産實踐實現人與自然之間物質變換的平衡。馬克思恩格斯認爲,人與自然之間的關系是建立在勞動實踐基礎上的物質變換關系。馬克思恩格斯關于人與自然之間的物質變換的思想,構成其農業生態思想的核心。一方面,人類通過自己的生産勞動從自然界獲取各種物質和能量,用以滿足自身生存與發展的需要,從而擺脫人對自然界的依附,把自然界物質天然形式轉變爲社會形式。馬克思說:“劳动首先是人和自然之间的过程,是人以自身的活动来中介、调整和控制人和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的过程。”人要生存和发展,就必须从自然界获取能满足自己各种需要的物质和能量;同时通过自身的新陈代谢也向自然界排放一定的废物,使其进入自然界的物质循环系统。另一方面,物质变换具有永恒的自然必然性,从而劳动具有永恒的自然必然性。马克思认为:“劳动作为使用价值的创造者,作为有用劳动,是不以一切社会形式为转移的人类生存条件,是人和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即人类生活得以實現的永恒的自然必然性。”他还进一步指出:“劳动过程,就我们在上面把它描述为它的简单的、抽象的要素来说,是制造使用价值的有目的的活动,是为了人类的需要而对自然物的占有,是人和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的一般条件,是人类生活的永恒的自然条件,因此,它不以人类生活的任何形式为转移,倒不如说,它为人类生活的一切社会形式所共有。”无论人类社会的物质变换采取何种形式,也不管人类社会的生产方式如何,这种物质变换都是永恒的,因为物质变换为人类进行其他活动提供了物质基础。恩格斯指出:“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所以,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从而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一定的经济发展阶段,便构成基础……”就此而言,建立在生产实践基础上的物质变换活动是任何社会制度下都必须进行的人类实践活动,是纯自然的物质变换手段和形式。人在自然界中具有主观能动性,同时又具有受动性,人在利用和改造自然的过程中会受到自然界的制约。人与自然和谐的关键就在于人类从自然界的取得和向自然界的返还这个物质变换过程中要實現动态平衡。

其次,人与自然和谐就是要實現人与自然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兩個和解”。馬克思主義認爲,造成人與自然以及人與人之間的矛盾和對立,在于資本主義的“異化勞動”。馬克思認爲農民的“耕作如果自發地進行,而不是有意識地加以控制……接踵而來的就是土地荒蕪,像波斯、美索不達米亞等地以及希臘那樣。”[3]恩格斯也在《自然辯證法》一書中提到這一段曆史,他寫道:“美索不达米亚、希腊、小亚细亚以及其他各地的居民,为了想得到耕地,毁灭了森林,但是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这些地方今天竟因此而成为不毛之地,因为他们使这些地方失去了森林,也就失去了水分的积聚中心和贮藏库……他们这样做,竟使山泉在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内枯竭了,同时在雨季又使更加凶猛的洪水倾泻到平原上。”恩格斯在总结人向自然界索取的教训后精辟地指出:“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人类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对我们进行报复。”他强调指出,要“认识到自身和自然界的一体性”。人与自然之间的不协调,实质上是人与人之间的问题,人与社会之间的问题。不改变社会关系,就不可能解决生态环境问题。因此,马克思指出,要解决人与自然之间以及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即實現“人类同自然的和解以及人类本身的和解”,就必须實現共产主义,實現自然主义和人道主义的和谐统一。他说:“这种共产主义,作为完成了的自然主义,等于人道主义,而作为完成了的人道主义,等于自然主义,它是人和自然之间、人和人之间的矛盾的真正解决。”马克思恩格斯这种对人与自然之间、人和人之间矛盾的真正解决方案的设想,透射出他们对整个人类的终极命运的关怀,这是他们的农业生态哲学或者他们整个思想体系的出发点和归宿点。正因为如此,萨特断言:“历史唯物主义是我们这个时代唯一不可超越的哲学。”

最后,把實現人的全面自由的发展作为最终价值追求。无论是要正确处理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还是要正确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馬克思主義農業生態思想最後都歸結到對人的終極關懷這一基本的價值追求:“对人的生存状况的关注,对人的尊严和符合人性的生活条件的肯定,对人类的解放和自由的追求等。”人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必须在生态系统中才能實現。因此,无论是对作为个人还是作为类的人的发展的研究,马克思恩格斯都是在人与自然的关系基础之上进行的,体现了他们把生态系统看作是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的基础的思想。“每個人的全面而自由的發展”是生産力高度發達基礎上的社會形式的基本原則。著名學者俞可平認爲,“每個人的全面而自由的發展是馬克思主義的最高命題或根本命題”。其實,這也是馬克思主義農業生態哲學在任何時候都要貫徹的主題或貫穿農業生態文明建設的一條紅線。

(二)從人類社會發展實踐的層面考察,馬克思主義農業生態思想的關鍵在于農業的可持續發展

隨著人口日益增長,人類越來越需要從土地上獲得更多的生活資料。人類通過農業技術的發展、生産組織形式的改進以及土地制度的變化等不斷提高農業勞動生産率,其目的都是擴大土地向人類提供産品的能力。這種追求農産品産量最大化的農業生産方式必然造成農業的不可持續發展。爲此,馬克思、恩格斯、列甯都提出以休耕、輪作等方式恢複土地肥力。馬克思還對人類排泄物的回收利用進行了分析,提出了“循環經濟思想”。在《資本論》中馬克思首先把物質變換過程中産生的排泄物分爲兩種,即消費性排泄物和生産性排泄物。他認爲,只要把這些廢棄物放到合適的地方,都能變爲有用的資源,他說:“所謂的廢料,幾乎在每一種産業中都起著重要的作用。”馬克思還認爲,人類可利用資源的有限性使原料價格昂貴,這是排泄物回收再利用的經濟原因;大規模農業勞動即農業的社會化大生産則是排泄物回收再利用的社會條件。

馬克思恩格斯還指出,無論是大土地所有制還是小土地所有制都不利于农业的可持续发展。在大土地所有制的条件下,土地所有者和农场主为了尽快增加地租和财富,采用一切手段榨取和滥用地力。小土地所有制由于缺乏社会劳动生产力的手段和先进的科学技术,只能不断通过透支地力来获得更多的农产品。马克思认为,只有消除了对土地的私有权,人类才能共同控制人与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才能避免个别生产者滥用自然實現利润的最大化,才能作为土地的受益者,作为土地的“好家长”不断地把经过改良的土地传给后代,使农业真正實現可持续发展。實現这一“共同控制”的途径就是實現共产主义。

(三)從具體影響農業生態的因素方面考察,馬克思主義農業生態思想的關鍵在于辯證地看待各因素對農業生態的影響

农业生态的改善需要依靠土地改良与科学技术的发展来實現。土地改良既包括直接的,如灌溉、排水、施肥,也包括間接的,如農用建築,還包括以化學方式進行的改良活動。利用化學、地質學、生物學等可以提高土地産量。土地肥力影響農業生産,而土壤是自然肥力的物質載體。馬克思將土壤肥力的變化和社會生産方式聯系起來,認爲不同社會制度條件下采用不同的耕作方法,對土壤的影響是不同的。耕作方式的不合理會導致耕地的濕度等發生不利于耕作的變化,因此,人類應該有意識地對耕作進行控制,作爲“好家長”,將經過改良的土地交給下一代。水利設施對農業生産的發展非常關鍵,無論是東方國家還是西方國家,修建大規模的水利工程都能使農業獲得巨大的發展,尤其是在東方國家,政府爲農民的農業灌溉提供水利基礎設施是東方農業生産的一個非常重要的特點。馬克思主義認爲,科學技術對農業發展産生重要影響。科學技術在農業中的應用包括用電促進植物的發芽和生長。但馬克思恩格斯同時也看到了利用這些措施對植物的生長帶來效益的同時,也出現了一些在當時的條件下不可控制的不良影響。農業化學和農業機械的應用能夠提高農業生産效率,但同時也會對農業生態産生負面影響。即使人們在耕作中對土地進行了改良,並且盡可能地想把這種經過改良的土地保持下來,但是人類的農業生産活動還是會對生態造成破壞。

資本在農業生産中的使用,使農業生産由利潤原則決定,這使農業生産的規模和生産方式迅速發生變化。資本可以說是現代農業的助産婆,資本在農業中的應用一方面促進了現代農業的發展,極大地提高了農業勞動生産率;另一方面也使農業生産由利潤原則決定,從而使以追求高産出爲直接目標的生産者過度使用土地,加速土地的耗竭,嚴重影響農業生態系統的平衡。

二、馬克思主義農業生態思想對我國農業發展的啓示

(一)要正確認識和處理人與自然之間的關系

農業生産是人類直接從自然界獲取産品的過程,農業生産狀況是人與自然之間關系是否協調的直接反映。馬克思恩格斯認爲,人與自然之間關系的本質是人與自然之間的物質變換關系。一方面土地爲人類的生存與發展提供農産品,另一方面土地也需要人類正常的物質返還。但人類農業發展的現狀卻更多地表現爲在加大對土地物質索取的同時,忽略了對土壤正常營養物質的返還,相反卻向土地及水資源中排放過多的影響自然界自我恢複的化學物質。馬克思主義農業生態思想對現代農業發展的指導意義首先就在于明確農業生態化發展的最基本要求是正確認識和處理農業生産中人與自然之間的物質變換關系。維持人與自然之間正常的物質變換關系是農業科學技術的發展、農業基礎設施的建設、農業組織形式的變革的基礎。

(二)要正確認識和處理人與人之間的關系

一定社會形式下的人与人之间的农业关系表现为如何进行农产品的生产、如何对农产品进行分配和占有、如何消费农产品等社会关系。农产品的生产首先需要生产要素,如土地、水等自然资源。人类在从先辈那里继承一定的农业生产方式的同时也继承了这种农业生产方式下的农业生态资源,人类农业生产方式的改变也是进一步对农业生态资源进行的改变。农产品的分配和占有其实质是对以农产品为媒介的农业生态资源的分配和占有。农产品的消费则一方面表现为人类将农业生态系统中的物质能量转化为自身物质能量的过程,另一方面也是人类通过消费活动實現正常返还给农业生态系统物质能量的过程。可见,当今社会农产品生产、流通、消费过程中存在的一系列问题,归根结底都是农业生态系统以及人类为争夺农业生态资源而产生的问题。以马克思主义农业生态思想为指导,就是要深刻理解农产品生产、流通、消费过程中的人与人之间关系的背后,实质上就是人与农业生态系统之间的关系,从而在致力于實現农业生态系统平衡、协调、可持续发展中實現人与人之间的和谐。

(三)把農業生態文明建設納入農業現代化建設的目標體系

生態系統是人類生存和發展的物質基礎,這一點在農業生産中表現得更为直接。马克思主义农业生态思想强调人类对农业生态资源的可持续利用,这是工业文明下以利润原则作为驱动力的农业生产方式所不能實現的。以往的农业现代化强调了农业的工业化、化学化、电气化以及农业生产和流通的信息化,而对农业生态系统则关注得较少。马克思主义农业生态思想要求把生态文明建设纳入农业现代化建设的目标体系中,没有农业生态化就没有真正的农业现代化,没有农业生态化,农业现代化也就失去其實現的物质载体,充其量也只是加速把人类农业发展推向绝境的农业工业化。

(四)在農業現代化中保持農業生態平衡

馬克思主義認爲,自然的存在具有優先地位,人类实践活动受制于自然,但人在自然中有主观能动性,人类以劳动为媒介實現人与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马克思恩格斯指出了人类对自然的掠夺性使用所产生的严重后果,即自然界对人类的报复,告诫人类应该作为“好家長”將改良過的土地交給後代。但馬克思恩格斯並不是“自然中心主義者”,馬克思恩格斯認爲未來社會形式的基本原則是“人的自由而全面的發展”。以馬克思主義農業生態思想爲指導的农业生态化并不是要放弃农业发展的农业生态化,而是要在发展中维护农业生态平衡。没有农业现代化的发展,没有充裕的农产品供给,在农产品短缺的压力下农业生态平衡也无法實現。

作者單位:中共柳州市委黨校

来源:《柳州論壇》

 


文檔附件:  

相關鏈接: